介绍一下我自己,沙大毛,头发很多,文化很少。小学三年级沉迷拳王争霸辍学,识字一千,现在靠低保度日,很穷。

*不知所谓,我也挺讨厌夏天,没有后续


他讨厌夏天。


无休无止的蝉鸣,劣质塑胶跑道几乎快要融化,散出刺鼻味道。他蹲在树荫之下,随树影缓慢挪动。远处是同龄人闹腾,打扫操场的惩罚并不能掐灭七八岁人类幼崽的闹腾劲。他们挥霍无尽的精力在黏稠的红色跑道上追逐,踢沙坑,捅蚂蚁窝,比谁能更久地握住滚烫的铁质单杠。竹质扫帚被丢弃在一边,又被捡起当作刀剑挥舞。

那时候他不屑于与这些小孩儿玩耍,他被孤立或是他孤立他们,说法不一样,结果是无差的。

树荫仅能带来心理上的凉意,盛夏高温在无风的空气中均匀扩散。人类幼崽们用扫帚击打他头顶的树枝,树影同其间的阳光碎片一起摇摆。他们打下绿叶中的枯枝,掏出...

人心真实

*《Air/真心为你》影评


梦是对现实缺陷的补完,梦在现实的延伸处,现实在梦的完结处。然而现实与现实都是不完整的,现实会不断伤害,梦是空虚的,逃去哪里都无法得到救赎。
相由心生,人类的形象是由内心决定的。随外界意识而定的这种随波逐流的形象是不完整的,只有独立的自我意识才能获得真正的救赎,这种自我意识是温柔的也好,冷酷的也好,轻薄的,虚伪的,暴力的,懦弱的,逃避的,但是要靠自己的意识来决定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而那些没有自我意识的,靠着他人而活的,都化作一片LCL,成为了没有独立形态的个体。

“人类只能活在地球上,而eva可以永生。即使五十亿年后,地球、月球、太阳都不复存在了,只要eva和在它...

我一切都知晓

*《庸才》观后感


我一切都知晓。

除了自身以外。


住田从噩梦中醒来,梦中他用从洗衣机中找到的手枪抵住太阳穴,子弹在脑浆中回旋时他解脱大笑。他看到熟睡的母亲,电视新闻,满地啤酒罐儿,一点一点被重新拉回现实的泥沼。住田起身去夜跑马拉松,身后跟着了几个灾后流浪汉,他们在深夜的大街中高呼“住田”、“住田”,以此获得长住新世界的权限。

跑过茶泽家的时候,住田瞥见茶泽景子长发的尾梢。


世界是个垃圾场。

巨大的地震后倒塌的房屋废墟,各类僵尸拖着折断的腿缓慢前进穿梭其中,吞噬一切鲜活生灵。

不,这不是住田的臆想,这就是现实。他看到母亲的小腿上的牙印,是她最...

© 海老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